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闻趣事 > 社会奇闻>   正文

印度神秘职业:苦行僧不为人知的一面

据调查瓦拉纳西是印度教中最神圣的城市,也是印度苦行僧和圣人们的精神家园。而这些苦行僧是被印度教徒视作神的化身,当做神明一样崇敬。他们通常以高贵而无私的形象出现,以受人尊敬的圣名和令人畏惧的诅咒而得名。 在这个集崇敬与恐惧于一身的世界里,这些

  据调查瓦拉纳西是印度教中最神圣的城市,也是印度苦行僧和圣人们的精神家园。而这些苦行僧是被印度教徒视作神的化身,当做神明一样崇敬。他们通常以高贵而无私的形象出现,以受人尊敬的圣名和令人畏惧的诅咒而得名。

  在这个集崇敬与恐惧于一身的世界里,这些照片也正表达苦行僧作为普通人的本质。这些头像照片简单而客观,就像这些苦行僧观望他们自己时所做的那样。  

印度神秘职业 苦行僧不为人知的一面

  与自己的内心在一起,远离尘世间的一切。反观这些表情,我也不知道这些人类面孔背后的确凿事实,以及他们是否背叛了宗教中有关禁止追求物欲的禁令。  

印度神秘职业 苦行僧不为人知的一面

  他们会用极其艰苦的修行 —— 一套包括祷文、赞美诗和个人誓言在内的严格祷告体系,以及一系列自我施加且看起来过于随意的身体折磨,来测试一个苦行僧作为人类形态存在时的某种 “局限性”。为了追求精神独立于世界而存在的状态,他们会远离于最基本的物质诉求。

为您推荐
  • 神奇!四川9旬老太头上竟长出一只“独角”
    2018-08-04
    四川资阳市安岳县镇子镇柜堰村发生一起怪事,一位87岁高龄老人头上竟头上长出一个直径约6厘米、长约13厘米、呈锥形的“独角”,还不时发发痒、流血,让老人深受其害。
  • 深圳梧桐山“怪路”:车辆停车后就会无法启动!
    2018-08-04
    自1945年以来,在百慕达附近会突然失去方向及讯号,离奇失踪和死亡的人数高达1200多人,而在深圳竟也出现这样的离奇的事情,居民表示,有个强烈但未知的强烈讯号干扰着…
  • 我一哥们家的灵异故事,做一个干实事的好人,鬼神都不侵!
    2018-08-04
    我一哥们家的灵异故事,我一哥们是红三代,不用问他父辈就是红二代了,父辈中吃苦最少的是他的小叔,因为年纪小,所以文革几乎没受到什么冲击,文革刚结束不久,他就上了大学。 大学毕业以后,分配的河北某县工作,这可不是下放,那个县的一把手,是我哥们爷
  • 民间故事:为报父仇制奇棺,傀儡小人开口说话,终报仇
    2018-08-04
    明熹宗时,京郊有一鲁家庄,据说是木匠祖师爷鲁班的后人,各家都凭着祖传的木匠手艺生活。本来,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,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嘛。可这年腊月,村子里出了一件稀奇事,村东头的鲁大贵暴病而亡,儿子鲁天赐悲痛之余,竟然给父亲打造了一副书本
  • 民间奇闻-夫妇拾金不昧,鬼都帮忙
    2018-08-04
    大清早,刘宝骑着自行车去工地干活儿,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,突然发现路上有一个黑提包。见前后没人,刘宝就下车把提包捡了起来,可他打开包一看就惊呆了——里面竟有三万块钱。 对刘宝来说这可不是个小数目。他小市民一个,收入不高,全家五口人,如今还挤在
  • 民间故事:山中恶狼为祸乡里残害富绅,阳平县令巧断奇案
    2018-08-04
    刘富贵死了!刘富贵是谁?他乃阳平县中首屈一指的富绅,仗着有钱有势就连县令也不放在眼里。前几日才娶了第十房小妾,今日就死了,百姓们都拍手称赞。县令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,十分着急,毕竟刘富贵还有个巡抚姑丈作为靠山,这不刘富贵死了还没几天,巡抚
  • 古人断案“性骚扰”(民间故事)
    2018-08-04
    现代人对“性骚扰”一词都熟得很。“性骚扰”一词为现代人所发明,但此类行为却不为现代人所独有,晚清文人陈炽在他的《庸庵笔记》里就有记载。 有一男子在路旁小解,恰好被一妇女撞见。此男子非但不回避,反而大耍流氓,一边继续撤尿,一边笑着用手指着自己
  • 女性最不安全国家 阿富汗和叙利亚分居第二三名 第一无悬念
    2018-08-04
    女性最不安全国家 【奇闻吧】印度第一不稀奇,稀奇的是唯一上榜的西方国家是美国。据台湾“中央社”6月26日报道,汤姆逊路透社基金会(ThomsonReutersFoundation)近日公布了一份调查,名为《对女性来讲最不安全的10大国家》。根据调查结果,对女性而言,印度
  • 民间奇闻-朋友老爸在北方农村插队做知青时遇到的鬼事
    2018-08-04
    本人理工男,上大学时时候非常苦逼,八个兄弟一间寝室,就是四个上下铺,中间放个大长桌,靠窗一个小书桌。那会九几年,学校条件还是挺差的。 也没什么钱。 所有宿舍的兄弟父母都会轮流来学校看看我们,每次来了我们都特别高兴,因为会带好多吃的喝的还有香
  • 道士下山:人吃掉妖怪的心,喝再多的水不能解渴,全身长出灰绒毛
    2018-08-04
    抬尸镇这几日的天气总是阴晴不定,晴晴雨雨,雨雨晴晴。作为一个道士,我一直保持着起早的俗性。前些日子除妖,伤口未能好完全,总有隐隐的疼。我缓一口气,起了身子,走出屋门。大屋里,寄宿的乡人正举起菜刀,切剁着一味猪心。见着我来,放下菜刀,抹了抹
Copyright © 2017-2018 爱奇闻  版权所有   技术支持:  
'); })();